2012年8月24日深夜11点30分,接受新金融记者电话采访时,金磊还在从杭州回上海的路上,近两个月来的每个周四、周五,他需要盯着《中国好声音》节目的后期制作,直到播出结束。

金磊是《中国好声音》总导演,倘若把这档节目比作一家公司,他应该是公司的操盘手。他的工作就是搭建一个舞台,引入“最好的商业模式”,说服那些苛刻的投资商过来砸钱,并让一个嘴皮子快得不得了、脑子反应神速的人充当公关经理。之后,他还需要找到如同每个选手那样好的“员工”,让他们保持最佳工作状态,并生产出最有卖点的产品——好声音。当然,为了把控什么是“最好的”,还需要更懂行的“产品经理”作为合伙人——四位评委导师。

这就是总导演——这家“公司”的高层应该做的事情。现在,他们赚了钱,并开始让那些原先的“雇员”成为现在的“股东”。

立项

8月24日晚,《中国好声音》第七集播出,这是“盲选”结束后,“导师考核”部分的第一场,刘欢队伍的队员们捉对厮杀。

节目收视率数据还没出来,但前几期的收视率早已足够让金磊兴奋。

就在上一周的周五晚,《中国好声音》第六集播出后,收视率突破了4.0,这一成绩超出了金磊的预期。“导师盲选的最后一集,我们的期望是收视率突破3.5。”金磊说,他对导师考核阶段第一集收视率的期望,也只是4.0,“没想到提前完成了期望。”

直到节目播出结束,金磊才能离开浙江卫视,然后回到上海,继续其他的录制工作,“每周四、周五,节目要做最终版的修订。”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。

两天前的8月22日晚,金磊还在做杨坤队伍的“导师考核”录制。这一天,杨坤要求他的“杨家将”们穿上印有32的T恤,并戏称“这是属于我的‘32之夜’”。这是两周后要播出的内容。

而现场导演则在热场时高喊:“这是全国最顶尖的音乐节目,这是全国最二的音乐节目。”他举着话筒,跷起食指和中指,比划出《中国好声音》标志的手势。

自开播以来,《中国好声音》一次次占据同时段电视节目收视率第一的宝座,“好声音”这家“公司”无疑是一家“能赚钱的好公司”。但在金磊看来,“最好的模式”则是支撑起这一切的最重要的因素,这是一次成功的“立项”。

这一模式舶来于《荷兰之声》节目,他们制定所有与节目相关的规则,并拥有版权。

2010年,金磊初次接触到《荷兰之声》,当时,他和灿星制作总裁田明便认定,“这个模式在中国一定能做出影响力。”他说:“这个模式太强大、太纯粹。”

这是一个真人秀的节目,关注小人物的大梦想,在这一点上,与金磊之前做过的很多节目相似,不同的是,“它只关注音乐”。

那个时候,国内已有许多家电视台在做音乐类选秀节目,而在金磊看来,“有些做得急功近利,或者有点变形走样,不那么纯粹,掺杂了过多的偶像选秀因素,他们需要考虑选手的长相、气质、谈吐,甚至在将来市场上的走向,他们有太多诉求。”

彼时,音乐选秀节目的市场正趋向低迷。

“其实市场低迷是有原因的。”金磊告诉新金融记者,“所有的音乐都像碎片一样,已经很久没人去梳理。”

而“好声音”的模式要求节目必须只能尊重音乐和声音本身,“在选择之前,导师只能听到学员的声音,看不到他们的形象。”

于是,《中国好声音》甚至还产生了“这是一场为中国音乐正本清源的运动”的概念。

今年年初,灿星制作花了近300万元人民币从一家国际性模式代理公司买来“好声音”三季的中国版权,并开始启动。

买下模式版权后,便要按照模式方的要求来操作,节目的所有流程,包括灯光舞美,甚至音乐导师的转椅,都已在模式中做了规定——这是一桩从一开始就很苛刻的生意。